夏川山:面试的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浏览:1559次   编辑:admin   来自:乐泰培训学校   时间:2016/1/12 10:00:39
面试的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不喜欢的领导,拉黑。”
“不喜欢的公司,炒掉。”
这是一个面试者应有的腔调。

夏川山:面试的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面试的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一位网友姑娘在我的公号后台留言:

怎么办呢?我上个月找了一份工作,现在正在实习期。面试的时候HR就说,你别的都挺好,可是公司不太想招女生。我说我特别吃苦耐劳,上辈子一定是头老黄牛,这辈子才如此任劳任怨。HR见我一再坚持,勉强让我过关,可进了部门开始实习后,我的直属领导也不喜欢我,成天对我挑三拣四。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是女生,他担心以后我结婚生子会影响部门的工作。现在我每天都活得特累,压力特大。

我问,你过得这么惨,为什么还要选择这家公司?总会有公司没有性别歧视的臭毛病的。

姑娘说,哈哈,你在说笑吗?现在找工作这么难,都只有公司对员工挑挑拣拣的份儿,哪有我挑剔公司的权力?

哎,姑娘呀,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2

大学念的影视专业,那年,我在一家不错的网络视频公司实习,部门里的咪姐我特别喜欢,因为她对每个人都很客气,我喜欢充满善意的人。后来听同事说,她那是抖M倾向,一身好脾气都是被部门领导A虐出来的。

我问,怎么个虐法?同事说,咪姐是大学毕业第二年来公司的。刚来的时候,跟大家一样,都得面试,但面试官不是公司HR,是领导A本人。

A是个非常高冷的boy,如果看过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那你不妨把那个女魔头的形象落在A的脸上。他从来不肯接受HR的指派,非得自己去做面试官,他说,既然是给他的部门招人,最起码的要求就是他本人能看得上。

显然他并没有看上咪姐,圆规一样的手指锋利地在咪姐的简历上“咔哒”“咔哒”地敲着,俩人在会议室面面相觑了十分钟,没一个人说话。后来他对咪姐说,你不适合我这儿。咪姐当年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特别迫切地想要这份工作,便也端出“当牛做马”的卑微心态,一个劲地表决心,甚至说,哪怕是过来先实习也好,至少给她一次机会。

A说,那行,你来实习吧,实习期没有底薪,但做了节目有奖金、补贴可拿,不过奉劝你,不要指望在这儿磨洋工,你要知道,你来实习,占用了公司已然紧缺的工位,还要消耗公司的水电费,麻烦你不要浪费我们的资源。

这话说的,好像人家倒贴给他打工,反倒给他添了不小的麻烦似的。

咪姐的坚强让我跪服,换成别人早就被气哭了。

她说,没什么的,你知道吗,我毕业去的第一家公司的老板太奇葩,那时我们也是做节目,做节目要找冠名商。我们组有个心机婊,自己找不到广告,跑到老板那里说,我把她的客户给抢了。月底工资单出来,老板见我比别的同事多出许多,就认定我肯定耍了手段,给我砍掉了一半。拿到工资,我一句话都没便辩解,收拾东西走人了。

那个老板没素质没能力,最大的特点就是抠门儿,每个月穷极心思就想着怎么扣我们的钱。他们公司名气大平台广资源多又怎么样?还不是不适合我。找个有水准的公司、有水准的领导,真的太重要了啊,比工资的那串数字还重要得多。

她辞掉上一份工作,很快就跑到这家公司来了。很早以前她就听说,领导A特别能干,她欣赏能干的有才华的人,所以哪怕是以实习生的身份,也要挤进来跟着A干。


3

两年的时光像是不要钱一样地用光了,咪姐摆脱了实习生的身份,可试用期依旧遥遥无尽头。大家都说,A这是故意的,就等着咪姐知难而退自动离职。(重庆市物管培训)A不喜欢咪姐的事儿人尽皆知,他们没有多大仇多大怨,只是A觉得咪姐干活儿没灵气,很呆板,实在入不了他的眼。可我们觉得,咪姐的能力已经是我们里头拔尖的了,平时也都任劳任怨,没二话可说的。

咪姐来公司第二年的年末,几个同事辞职了,有了职缺,看不过眼的部门副手建议A让咪姐转正。A说那好吧。得到A的首肯,大家都替咪姐松了一口气,可所有人都没想到,咪姐竟然选择了拒绝。

我跟咪姐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故而平日里走得很近。我私下里问她,咪姐,你好不容易熬到了转正,为什么要放弃呀,多傻呀!

咪姐反问我,弟弟,你觉得我们到底是为了谁工作呢?

有的人说是为了自己,可我觉得那也太给自己贴金,其实出来打工就是替别人卖命的。

那我们是为了公司工作吗?那是高层们要干的事啊,我们还不够格。

其实经历了这三年,我算明白了,在公司里,咱们其实是为了直属领导工作。

A是有才华,但他并不欣赏我,我在这儿耗了两年,不是为了求一个转正,只是幻想着,有一天能真正得到他的认可。你可能觉得我矫情,不就是打工谋生吗?要什么认可不认可,可这样去想,人就变得卑贱了。

你为一个领导打工,不仅仅是从他那里讨一份薪水,你也同时在为他付出时间和青春。我不想我的青春一直活在乞讨里,我不是一个乞丐,我只想为能欣赏我的人工作。我觉得最好的状态是,“他需要我”,而不是,“他可怜我”。我们应该互相成就,不该互相折磨。

施舍给我的转正,又有何用?他以后还是不会觉得我做得好。

从现实一点儿的层面来说,以后他也不会给我晋升的机会,并不是我工作能力不行,而是,领导与下属,终归也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人都有气场的,合不来就是合不来,强扭的瓜,不会甜的。

“很多人在公司里扮演waiter(服务生),以为这样就能成为surviver(幸存者),可我想做的,是我领导的partner(伙伴)。”



4

第一天来我现在所在的公司面试时,我的直属领导对我说:

“其实两个小时的面试,并不能得出什么结论,实习期,其实就是面试的加长版。接下来的实习期,公司会对你有一个考量,你也可以对公司有一个考量,看看我们是不是适合彼此。”

当时听到这话,我觉得纯属假客气。我的想法,就像是本文开头的那个姑娘所说:只有公司对员工挑挑拣拣的份儿,哪有我挑剔公司的权力?

很快,我进入公司开始实习,虽然之前有过几年的实践经验,但这里的level显然高出很多,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压力大的时候,我晚上会睡不着觉。之前几年实践经验带给我的良好的自我感觉,灰飞烟灭。而且做杂志编辑真的是一份非常枯燥的工作,跟我同期的实习生临走时放声大哭:“这里真太他妈压抑了!”

可我还是把九个月的实习期坚持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我能从我的领导身上学到很多干货、本事,可能是因为工作逐渐上手让我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可能是每个月的拉锯战过后我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上了这份虐人虐心的工作,也可能是因为领导对我从始至终绝对的尊重与渐渐培养出来的默契。

九个月过去,眼见着就要彻底大学毕业。我跟领导说,我要毕业了。领导问我,你想留下来吗?我说当然想,领导听完我对于这份职业的全新的理解,以及从事一份没落行业的信心,扭头去人力资源部,亲自给我取来了入职申请书。

那时我才明白,面试时,领导对我说的那句“公司会对你有一个考量,你也可以对公司有一个考量”并不是假客气,他是真的在意我对公司的看法,以及选择。

我恍然间发现,应聘这件事,居然是双向的选择!

面试不是公司在菜场买菜选肉,它更像是一次相亲。也正如我的领导所说,两个小时并不能得出什么结论,一段不短的实习期才是真正面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公司会逐渐了解到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拥有怎样的能力,值不值得聘用你;同样,你也能了解到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它能不能实现你的职业追求,你能了解到,你的领导是个怎样的人,你能从他身上学到多少,你们互相欣赏吗?你们配得上成为彼此的伙伴吗?

很多初入社会的求职者,在面试的时候,总是带着无比卑微的心态——希望公司能选择我。

却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选择这家公司、这位领导吗?

工作这件事儿,的确,说白了是为了赚钱,但在工作之上,一定还有别的东西值得你去追寻。

一直努力扮演waiter的人,最终或许可以侥幸成为surviver,但只有成为partner,才有机会成为winner。

不喜欢的领导,拉黑;不喜欢的公司,炒掉。这是一个面试者应有的腔调,你有权为自己做出心仪的选择。

当然,这句话必须建立在“你实实在在的有这个能力”的基础上。

所以,当我们聊起面试的时候,我们其实要聊的是,你有没有在面试中做出选择的能力。





共发表评论 0 条